滞留丽江湖北游客 约好疫情后回去一起喝茶

“我和朋友第一天到丽江的时候是住在一个房间,但后来为了保证彼此的健康,防止真的发生意外,我们就一人一间。”屈冰告诉北青报记者,“到了1月23日,我们曾计划在泸沽湖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但因为泸沽湖的气温早晚温差比较大,还是高原,我们的身体都不太舒服,便决定返回丽江,也是坐的大巴,一路上我们都戴好了口罩。作为武汉人,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绝对不会去‘祸害’别人。”

据新发地百舸湾公司相关负责人韦伟林介绍,春节期间蔬菜直通车还没有恢复正常运行,近期他们也接到很多社区电话,要求蔬菜直通车暂时推迟进小区送菜的时间,何时运营等具体通知。但如果社区有需求,也希望他们能及时送菜上门。据介绍,目前他们准备了20辆应急车辆作为机动,将为有需求的社区定点送菜。

屈冰今年30岁,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现在武汉的一家IT企业做会计工作,2020年春节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在外过年。

在泸沽湖游玩的两天屈冰和朋友心里并不踏实,她们不断地从手机上浏览关于武汉和全国的新型肺炎的消息。

张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在被安置到丽江宾馆之前,自己一家人曾经尝试住过其他酒店,但是有的酒店听说他们是从湖北过来的便会拒绝,“心里多多少少肯定是会有些不舒服的,但是现在是特殊时期吧,也只能说理解。”他说。

盒饭放在走廊,微信群管理员通知大家去领

屈冰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这次云南旅行计划了很久,但是从泸沽湖回来以后,就几乎没有出过门,虽然知道丽江古城就在不远处,但是现在也只能从手机地图上看看,而她现在所住的丽江宾馆窗外也看不到什么风景,只能看到不远处的丽江市人民医院。

北青报记者了解,目前在全国多个城市,都已经设置了滞留湖北籍旅客的安置点,浙江杭州市委党校安置了219人,并用机器人送饭,福建福州安排滨海新城海瀛湾酒店、福州市委党校等作为武汉籍旅客安置点,并称能够“包吃住、看海景”,到1月29日中午,广西共有41家酒店安置湖北游客,覆盖范围扩大至县城甚至景区周边。

记者走访了解到,目前北京已有多个社区进行封闭或半封闭式管理。通州区永顺镇乔庄北区封闭,车辆和行人如果想进小区,需要登记;巴克寓所小区4个门全部封闭,防止人员进出,外卖一律只能通过进车的道进入小区。虽然居民的生活不太方便,但居民都表示支持,“年前采购了很多,暂时也不需要出去买东西。”

和张先生一样,屈冰在出发前,也有过不离开武汉的想法,但是她和朋友订的酒店和机票费用有1万多元,所以她最后也是选择了来到丽江。

宾馆的经营者表示,被设置为滞留湖北籍游客的安置点,虽然有相关部门的要求,但是也不会有什么不情愿,“这次疫情是所有人都要面对的,而且这些游客绝大多数都是健康的,疫情过去以后,经过消毒打扫,相信我们的宾馆一样可以像平日一样正常经营。”

1月20日晚,屈冰和朋友从武汉抵达丽江,住了一晚之后,她们坐大巴车来到了泸沽湖,“当时气氛就稍微有一点不对了,我们发现很多人都已经开始戴口罩,我和朋友有一点紧张,便去前台要体温计,当时前台周围还有好几个人,他们也挺警惕地看着我们,我们也害怕这个举动会吓到别人,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自己测了体温。”

高楼金村委会1月27日发布通知,动员本小区居民如果发现湖北及外省返京人员,主动向村委会电话上报登记。凡是有出租房屋的房主,需主动联系自家租户,有外省市回京的,及时电话上报登记。通知称,现已排查发现湖北返京人员7名,均已实施自我隔离。每天测量体温,如有不适及时上报就诊。通知上公布了24小时登记电话。

“大家都是湖北来的,有时候会在微信群里聊聊天,还约好了疫情过去以后,回武汉一起喝茶,但是在现实中,虽然都住在一层楼,却都没有见过面。”屈冰说,“我有一天实在是太闷了,想出去走走,但是在大堂被劝回来了,我也没争执,相互理解吧。”

曾计划自我隔离14天

1月29日中午12点,被安置在云南丽江宾馆的湖北游客屈冰(化名)得到微信群里的通知,群管理员通知让她去走廊领盒饭。“怎么又吃饭了,感觉刚吃完”“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微信群里的几个湖北籍游客开玩笑说。从1月27日起,屈冰和其他几十名滞留在丽江的湖北籍游客被统一安置在这里。而在全国各地,为了控制新型肺炎疫情蔓延,很多像屈冰这样的湖北籍游客只能选择暂时不返回武汉,各地也陆续设置了湖北籍游客的临时安置点,此前部分网友反映的武汉游客无处可去的情况正在逐步解决。

通州区高楼金村也实行封闭管理,人员进出需要登记排查。居民刘女士介绍,小区里面有超市,暂时还影响不到生活。她介绍,小区比较大,有一部分是回迁房,还有一部分是商品房,主要考虑到商品房的业主不确定是哪个地方来的,现在物业也在积极排查。

去前台要体温计怕吓到别人

热心客栈老板让她们留宿

“之所以出来过年,其实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躲避春节时家人的‘催婚’,所以早早地我就和朋友定好了行程,主要的目的地是泸沽湖和丽江。”她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我们是1月20日从武汉出发的,那个时候情况没有现在这么严重,我还记得我临行前,武汉的街头还没有多少人戴口罩的。”

躲家人催婚和朋友云南游

1月29日下午,国家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针对“500万人离开武汉”,卫健委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疾病,不是武汉人。文/本报记者付垚

北青报记者了解,目前丽江宾馆的3层、5层均住着湖北籍的滞留游客,大家建了微信群,管理人员会在吃饭时间通知大家去走廊领餐,每天还需要对滞留旅客进行体温检测,也都会提前在群里通知。

据丽江市宣传部门消息,到1月27日,共有包括屈冰在内的281名湖北籍游客滞留丽江,其中武汉籍166人,针对这些来丽江过年而滞留异乡的游客,丽江选取了部分酒店作为滞留游客的临时安置点,共有16个,备有1767间客房。屈冰现在就被临时安置在丽江宾馆5层,这个宾馆一共安置了97名武汉游客。

在武汉做工程师的张先生和屈冰一样,被安置在丽江宾馆的同一层楼,1月21日,张先生一家三口从武汉来到丽江旅行。

国家卫健委: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疾病

从泸沽湖回到丽江的时候是大年初一,屈冰和朋友发现,丽江古城和多个景点都已经关闭,而她们返回武汉的机票也已经取消,她们只能前往此前订好的客栈住宿。“一开始我们还是挺担心老板不会留宿我们的,但是老板拿到我们的身份证后也没多说什么,就说湖北的游客需要备案登记一下,就让我们住下了。”她说,“那个客栈的老板是东北人,没有任何嫌弃我们的意思,让我们踏踏实实地在那里住着,当时看到过一些网上的消息,说一些地方已经不让湖北游客入住了,所以我和朋友还是挺感动的。”

“现在吃喝都有保障,但是还是很想回到家人身边,我父母有朋友已经确诊了新型肺炎,所以我也是很担心家人,现在每天不能出门,就在网上看消息,看到武汉街头空空荡荡的视频,我哭了好几次。”屈冰说,“妈妈说,等我回去,要给我做顿大餐吃。”

“我作为武汉人,也是在疫情大规模暴发之前出来的,我们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现在被安置在这里,不能出门,但是也理解吧。”屈冰说。而酒店的经营者表示,“疫情过去以后,酒店经过消毒打扫,也一定会重新正常经营的。”

1月27日下午,有工作人员来到了屈冰和朋友所在的民宿,通知她们湖北籍游客将被统一安置,当天下午,她们被接到了丽江宾馆。

“我出发前,疫情还没有这么严重,而且我们订的是半自助游的行程,三个人的费用都已经交了,如果不去还是挺心疼的。”张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如果当时能够早一点出台旅游产品可以退费的政策,或许就不出来了,但是现在既然已经这样,就服从相关部门安排。”

酒店:相信疫情过去会恢复如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