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一头连着嘴巴,另一头连着的可能不是珍馐美味,而是病毒和疾病。我们和文明饮食的距离,也许就差一双公筷。

“口水菜”正在污染人们的舌头

如今,“城中村”居民都是城市中最基层的务工人员,疫情对他们来说最直接影响就是生计。居民们和记者说道:“我们不像写字楼里的白领可以居家办公,我们一天不复工,一天就没有生活来源,没工开就没饭吃,现在我们只能耐心等待,一起等待春暖花开。”(完)

目前,一些酒店的做法值得借鉴推广。记者采访中发现,一些正规餐饮企业开始提供两双筷子,一黑一白,一公一私。不少商家推出了不同颜色、图案、长短的筷子,方便将公筷和私筷区分开。

中国多地近期开始公布新发病例活动过的小区、村庄和场所,一定程度上引起了相关区域居民的恐慌情绪。在8日举行的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冯录召在回应网友关切时首先谈到了这个问题。

近日,随着餐饮行业恢复营业,经过疫情大考的人们开始重视使用公筷,但多数饭馆、酒店的服务仍然没跟上来。记者在一西部城市走访发现,不少火锅店生意热闹,戴口罩、测体温、登记信息等防控流程一项不缺,然而进入涮锅环节便打回原形,店家不提供公筷,客人们拿着自己舔过的筷子在锅里上翻下涮。顾客徐先生说:“餐厅没放置公筷,自己也不好意思要,只好将就一顿。”

使用公筷,从下一顿饭做起

“比如,能诱发胃癌的幽门螺旋杆菌就存在于感染者的牙菌斑和唾液中,在不分餐的情况下,筷子很可能成为病菌的传播媒介。”刘卫平说。

他还建议,在疫情结束之前,尽可能避免用手触摸楼梯扶手、电梯按钮、小区的社区公共设施物体表面。出门之后,一定不要触摸自己的眼睛、嘴巴、鼻子,要尽快洗手。(完)

闲在家里的务工者正在嗮被子。殷立勤 摄

近日,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接连发起公筷倡议。广州市29家餐饮龙头企业、星级酒店等,主动推行公筷制;浙江省十个部门联合倡议在单位食堂、餐饮行业、居家生活中,全面推进“公筷公勺”;江苏泰州则于3月9日出台全国首个《公勺公筷使用规范》地方标准,对公勺的使用方法等进行规范。

“有的居民听说自己小区里有了确诊病例,或者楼里有隔离的病例就很恐慌,不知道传染的风险有多大。”冯录召介绍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确诊之后都会到定点医院接受隔离治疗,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也会按照有关要求进行隔离医学观察,确诊病例的家庭以及小区的公共区域都将进行清洁消毒。所以小区居民无需过度恐慌,要继续做好个人防护。

冯录召说,社会不是封闭的,如果走出小区会有感染的风险。公寓的电梯、步行楼梯的通道,通风情况通常不太好,在乘坐电梯或者走步梯时都要戴口罩。房间要经常开窗通风,每天打开一段时间能够让空气充分交换。

用公筷不是“瞎讲究”

即便实行了公筷制的饭店,实际运行情况也不太理想。呼和浩特市民王斌告诉记者,一般餐厅提供的公筷、私筷一模一样,吃着吃着就分不清了,尤其是桌上的人喝了点酒以后,公筷基本上就成了摆设。

冯录召指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一种新发的传染病,大家都没有免疫力,人人易感。无论小区是否有病例,如果不注意防范,都会有感染的风险。

疫情期间,散居地的22个出口,经过居委会拿着社区地图研究,最终决定采取源头阻隔的方法,在通往城中村的主干道上,将道路两头管控起来,道口设4个管控点,24小时放哨值守,所有人员必须同时出示出入证和身份证,对上人才能进入,确保平安。

“大家一起吃饭就是图个热闹,喊服务员上公筷,会让大家感觉别扭,显得自己很矫情。”从事房地产工作的浙江宁波市民魏玮说,公司同事都是年轻人,经常凑在一起聚餐,但很少用公筷。

闲在家里的务工者戴着口罩在弄堂内聊天。殷立勤 摄

居民戴着口罩在虬江码头路上行走。殷立勤 摄

2月7日,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贵阳市云岩区一社区的公共区域正进行消毒杀菌。中新社记者 瞿宏伦 摄

刘卫平认为,各地餐饮行业协会和市场监管部门要发挥好头雁作用,通过发布倡议书,做公益广告,与餐馆、消费者签署承诺书,推广典型经验,进行引导。餐饮企业要负起社会责任,严格推行公筷制,循循善诱提高顾客的公筷接受度。每一个人更要从自己做起,践行使用公筷、文明就餐习惯。(记者王靖 安路蒙)

《供应链模式创新:线上线下融合之路》主要采用了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相结合的研究方法,呈现出诸多亮点。最为突出的是,该书清晰界定了线上线下融合型供应链的特征,分别将消费者购买行为、实体店公平心理、渠道权力结构、产品差异以及市场竞争结构纳入到供应链运作机制的考察范畴,综合运用案例整理、统计分析、数理建模、数值仿真等方法,全面考察了影响线上线下融合背景下供应链运作效率的因素,深入剖析线上线下渠道产生冲突的本质原因,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协调优化机制。特别地,该书针对生鲜农产品这一特殊的商品,努力厘清诸多生鲜农产品供应链新模式的内涵,建议通过行业商业模式优化、供应链体系搭建、配送物流效率提升等途径来推动生鲜消费的线上线下融合,开拓更多消费场景和领域。因此,该书的研究结论不仅可以丰富供应链领域的理论成果,也可以为相关企业的管理实践提供决策借鉴。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民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常年出差,有些与工作相关的饭局往往坐满一桌陌生人,少则五六人,多则十来人,根本不知道对方健康状况。有人夹菜时爱在盘子里挑挑拣拣,有人喝汤不用碗,从盆里一勺一勺地舀着喝,甚至还有人把咬过的黄瓜往蘸酱里蘸。“提醒别人用公筷公勺吧挺失礼的,像嫌弃别人脏一样,我只好假装不饿,少吃或不吃。”

闲在家里的务工者正在做家务。殷立勤 摄

“长久以来,用筷子吃饭已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给客人夹菜,虽然体现了待客的热情,但客观上,确实增加了病毒传染的可能性。”上海筷箸文化促进会会长徐华龙说。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感染控制科主任、主任医师刘卫平介绍,多人聚餐时不使用公筷的最大弊端,是传播病原微生物。就餐者的唾液由私筷直接接触饭菜,这些饭菜就很可能沾染上病原微生物,再经由其他人的私筷被送入口中,引起交叉感染,增加疾病感染风险。

“改变陋习,不妨就从下一顿饭做起。”刘卫平说,“就餐时要大胆地提出使用公筷,而不应该碍于面子而维持原状。”使用公筷就是保护你我,体现真正的尊重与关爱,也是时代进步的标志。

除了幽门螺旋杆菌,感冒病毒、乙肝病毒等也会因此传播。世卫组织统计数据表明,唾液是疾病传播的主要途径之一,很多疾病都是在互相夹菜、公私筷不分中悄悄传播蔓延的。

“希望各地加大宣传力度,让这些好做法尽快落地推广。疫情当前,人们的健康意识被唤醒,在此契机下提倡使用公筷,会事半功倍。”贵阳市市民王奔说。

和家人吃饭,推行公筷的难度更大。“我跟公婆一起住,老人爱用自己的筷子给小辈夹菜,我提议用公筷,没想到老人强烈反对,差点引发家庭矛盾。”河北保定的孕妇宋女士说,一些长辈觉得用公筷又麻烦又生分,短时间很难转变传统观念。

数据显示,中国属于胃癌高发国家,成人幽门螺旋杆菌的感染率高达60%。聚餐时,大家用私筷同吃一盘菜,只要一个人体内有幽门螺旋杆菌,就可能传染给其他人,这也是不少家庭“一人得病,全家感染”的重要原因。

在互联网信息时代,网络作为一种跨越空间和地理分布的渠道载体,能够实时响应消费者需求以及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服务水平。2018年,我国网上零售额突破9万亿元,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7万亿元,同比增长25.4%,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的贡献率达到45.2%,较2017年提升7.3个百分点。在线上零售规模增长的同时,新旧动能转换进一步加快,线上线下融合、业态模式创新、质量服务提升等新动能加速形成。该书的研究认为,随着新零售概念的不断深入人心,线上电商和线下实体店正逐步由独立、对抗走向融合、协作,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已经成为新时代零售行业变革的主要方向。因此,探讨构建线上线下有效融合的机制,并对供应链的未来发展模式进行科学研判已经成为亟待研究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