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是否有了特效药?潜伏期有多长?血浆疗法是否安全?中医有效吗?

2月18日,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邀请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呼吸科主任江山平、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教授杨子峰以及省市科技部门负责人,对公众关心的问题做出回应。

不觉得奇怪,总有例外。此前对1099例病例的研究显示,潜伏期大多是2-7天,但文章忠实地写潜伏期为0-24天,因为有1例达到24天,13例超过14天,大多数和少数都要考虑在内。

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教授杨子峰:

钟南山:不觉得奇怪,总有例外

钟南山提醒:保持下水道通畅极为重要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钟南山呼吁给重症病人生命支持

血浆疗法是一些新冠肺炎康复病人贡献出血液后制备成血浆进行治疗的方法。在武汉生物治理研究所,目前已经进行了10例治疗,其中6例有病毒血症,在使用血浆治疗后,两三天后病毒血症消失,病人临床情况有所改善。这种疗法很有希望,有效而且安全。下一步广东也计划采用血浆疗法对重症病人进行治疗。

磷酸氯喹的研究不是中国最早做的,比利时等国家已经做过,氯喹对冠状病毒有效。真正用在人体的话是在这次疫情中。根据广东和北京的研究,相当一部分患者在15天之内能使病毒转阴性。现在不可能做严格的临床试验,但和其他药物对比,发热症状和病毒消失时间大概早一天。另外,磷酸氯喹的副作用不算很大,比如患者有消化道症状如腹泻、耳鸣等。总的来说,特效药够不上,但会不会有些帮助?从现有苗头来看,应该是有帮助。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呼吸科主任江山平: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武汉有一段时间因为防护做得不好,医院成了感染的场所。全国有1700多医务人员感染,主要都在武汉,现在好了很多,其他城市也极少报道有医务人员感染,这是防护做得好。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我们在前方勇敢面对,有人在身边默默支持。”保暖内衣、羽绒服、鞋子、方便面、饼干等一批急需用品逐渐填满了肖冠华的房间,已经在武汉支援两周的肖冠华带着这份感动投入到了新一天的工作中,而“编外队员”冷芬自己发起的战“疫”也将继续。

现在需要密切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正常人和病人分开,二是新冠肺炎病人和流感病人分开。如果老是混在一起,武汉用了很大人力财力,这个问题仍然不能解决。目前流感和新冠肺炎的影像都差不多,但是不能都算成新冠肺炎。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目前,广东多个医疗以及科研机构在P3实验室分离出病毒后展开了药效筛选,筛选了54个已上市的中药,开展了抗新冠肺炎病毒的体外药学研究。初步发现,连花清瘟和六神胶囊丸等5个中成药在体外实验中有抑制新冠病毒的作用。虽然中成药在细胞水平显示出抗病毒效果,但仍然需要推进严格的临床试验确定临床疗效。此外,上述药物是针对新冠病毒的治疗药方,不是预防药物,一定要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这个方法本身还是正确的,应该相信核酸的检测,但得看取材,平常绝大多数是取鼻的,还有咽的,要非常注意它的取样取得合适不合适。假如培训很多采样的护士进行比较准确的取材,准确性应该很高,在这个意义上核酸的准确性是准确的。

发布会嘉宾相继入场落座后取下口罩。据介绍,发布会会场每天都会进行严格的消毒和通风。发布人和记者进入会场的通道也是分开的,同时也加大了主席台和记者席座位之间的间隔。为了让记者听得更清楚,发布时没有戴口罩。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原来,1月20日已经回到武汉休假的冷芬比其他队员提前几天进入了疫区,为了保障全体医疗队员的安全,组织最终婉拒了她的报名。“得知结果的时候觉得很遗憾,我身在疫区却无法上前线。”冷芬说。

钟南山:武汉并没有停止人传人

全国的确诊病例已经出现下降的趋势,目前武汉依然是关键,八成的病人在武汉,九成死亡率在武汉,武汉现在看来还并没有停止人传人。

钟南山:应该相信核酸的检测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这些中药有抑制新冠病毒效果

新冠肺炎患者肺的表现和SARS有点不一样。并不像我们想象的严重纤维化,现在还没有结果,看起来有一部分肺泡还存在,但是炎症很厉害,有大量粘液。进一步解剖会帮助我们认识这个病的特点,同时要特别注意让患者气道通畅,相关研究还正在进行中。

钟南山谈武汉医务人员感染:现在好了很多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他们在一线战斗,我能做的是让他们没有这些后顾之忧。”住在离汉口医院20公里外的冷芬很快自发地着手采购计划,经过与医疗队队员的沟通,几天过后,她的手上有了一份队员们汇总的物资清单。此时的武汉已经进行交通管制,冷芬戴着口罩在各条街道上寻找开门营业的超市与药店。最终,采购好的几批物资在交警大队的协助与护送下,陆续送到了医疗队队员入住的处所中。

防范新冠肺炎,保持下水道通畅极为重要。此前有团队已经在粪便里发现新冠病毒。新冠病毒并不一定通过消化道传播感染,而是因为下水道中污染物干了,又通过空气、气溶胶传播,人们吸入造成感染。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磷酸氯喹是一个上市多年的老药,前期体外细胞实验显示它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抑制作用。截至2月17日下午6时,用磷酸氯喹治疗的128个病例里面已经有25个出院,在治疗过程中没有看到和药物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我们准备在广东援助湖北的医疗机构里面开展临床应用,同时基于北京的经验,也推荐磷酸氯喹纳入新版诊疗指南来扩大应用范围。

2003年,年仅20岁的冷芬在小汤山医院坚守了两个多月,成为最后一批撤出小汤山的队员,年轻与无畏是她对当年参与抗击非典的自己的形容词。17年过去了,冷芬以另一种形式并肩参与了这场战役,她仍然充满信心:“当年我们医疗队的62名队员实现了零感染,打赢了那一仗,这一次我们同样可以!”

就西药来说,在实验室发现的细胞水平对新冠病毒有效,真正进入人体有个过程,有相当多的西药体外有效,进到人体没效。但中药不太一样,一些药在临床已经很常用。如果这些中药真的显示了减少病毒进入细胞或减少炎症风暴,这样就能够给中药使用提供依据和线索。一旦有证据,中药是可以放心用的。特别是针对一些早中期患者。

遗体解剖很重要。17年前SARS的时候,就通过遗体解剖说明了,肺本身病变情况以及肺以外全身脏器被破坏的情况。

南方医院健康管理中心护士长冷芬曾是原第一军医大学赴小汤山医疗队的一员,在年二十九那天她与队员们毅然写下了一封请战书,向组织请战:“作为一支有丰富经验、战胜过‘非典’的英雄集体,我们责无旁贷。”除夕夜,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的24名医护人员紧急整理行装,加入了广东省驰援湖北医疗队的队伍中,而冷芬却未在出征的名单上。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新冠肺炎患者肺部表现与SARS不同

从南方医院医疗队踏上机场开始,冷芬就时刻关注着前线队员的动态。大年初一的凌晨,医疗队抵达武汉。武汉与广州的温差较大,由于出发匆忙,许多队员并没有携带足够的御寒衣物,经验丰富的冷芬很快就意识到物资短缺带来的挑战。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钟南山:肯定中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