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黑河3月23日电 (孟莉莉 刘松 记者 王琳)黑龙江黑河出入境边防检查站于23日发布消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中俄双子城”中国黑河市与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紧密合作、共抗疫情。一方面打开绿色通道,力保防疫物资通关;另一方面实现“闭环管控”,严防境外疫情输入。

中国黑河市与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地缘毗邻、合作密切,口岸人员货物流量巨大。新冠疫情发生后,黑龙江省黑河市第一时间与阿穆尔州政府经济发展与对外联部、布拉戈维申斯克市行政公署进行磋商。

黑河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民警在工作中 刘松 摄

在新华网2月21日午间刊发的悼念文章《一个又帅又暖的院长走了,身后是一个正在到来的春天》中,刘智明的同事们这样追忆:“刘智明就像一个老大哥,块头大,说话温文尔雅,‘放手干’是他对同事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他走的那天,同事们一直在病房外守到凌晨三点。许多同事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一个带领大家抗击疫魔的白衣战士,就这样倒下了。”

“有这样一位院长,疫情发生以来,他带领全院医务人员奋战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即使在不幸感染新冠肺炎之后,他依然在病房内从早到晚不停地处理各种工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走进刘智明生前的办公室,他的工作证和围巾还挂在墙上。许多同事直到现在依然不愿相信他已经离去的事实。在这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中,刘智明所在的武昌医院是首批七家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1月21日,刘智明去市里开会接到任务,要接收499名新冠肺炎病人,人数仅次于金银潭医院。而武昌医院只有三天的时间来完成院区改造和病人的转运。

刘智明和妻子的微信聊天记录。

2月20日晚7点的央视新闻联播《一线抗疫群英谱》栏目,专门刊发了时长4分钟的专题人物报道《刘智明:白衣战士 英雄院长》。

在中国新闻网的文字中,刘院长人缘口碑都很好。他生前同事评价他:“严肃时吓人,笑起来却像家人一样”。

住院后,刘智明起初高热不退,伴随气喘;高热退去后又出现呼吸窘迫;一度氧饱和低到80,怎么都上不去。即便如此,得知自己病情恶化,刘智明仍叮嘱主诊医生,“如果万一,不要插管抢救”。

2月18日上午,在上了人工肺治疗17小时后,刘智明永远地离开了,他也成为官方公布的第8位在抗疫前线殉职的医护人员。而在早前的2月13日,国家卫健委曾报告,医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1716例,以身殉职6人。

得知昔日下属离世,80岁的十堰市太和医院名誉院长、原党委书记王伦长亦痛惜不已,赋诗一首,送别刘智明:“冠状病毒虐人间,华夏灭疫战犹酣。惊闻智明歿沙 ,老泪纵横如涌泉。战疫仍处胶着态,人自为战不松弦。瘟神难挡医魂路,怀揣英烈再向前!”

2月21日,刘智明院长的宣传照依然挂在医院楼下。(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作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和医院管理者,面对突如其来的汹涌疫情,他一如既往以身作则,投身战斗,成为这次抗疫战斗中牺牲的第一个医院院长。” 刘智明的专业启蒙老师,现湖北医药学院党委书记涂汉军在悼文中写道,刘智明的大女儿正就读于湖北医药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把她培养成像她父亲一样的好医生。

2月21日,同事在朋友圈怀念刘智明。(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刘院长还有一件小事,感动过王珣:“我们有一个老病人,经常在我们科室住院。他有一次跟我们护士长说,那个子高高大大的,是不是你们院长?护士长说,是的。老人说,他人特别好,有一次下雨,在医院门口他没有伞,刘院长帮他打伞,然后还问他爱人的情况,住在哪个科室?病情怎么样?后来还把伞借给他用……”

黄国付说:“他一直是带病工作,我们院区改造一般是(能承担)300个病床左右,但是基于病人的需求,基于我们当时接到的指令,完成了504个编制床位设置。多的时候,能到527个(床位)。1月24日他确实撑不住了,下午就住进了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

武昌医院消化内科主任王珣讲述:“他在住院期间一直都在问,说因为他接触了很多的自己的医生职工,他特别怕自己传染给其他的人。我就觉得他自己都已经病得那么重了的情况下,他还是第一时间还是想到的是自己的职工,而把自己都放在最后面才去考虑。”

澎湃新闻2月21日刊发长文《纪念刘智明医生》,介绍了刘智明在抗疫一线战斗至最后时刻的画面:1月22日上午六七点左右,妻子蔡利萍又接到刘智明打来的电话,说医院很忙,就不回家了,马上要上班:“我当时感觉他呼吸有点急促,就跟他说他呼吸有点问题,不能轻视。”

中俄两城市确定专人作为两地的独立联络官,双方共同开辟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市旅检口岸临时客运走廊,无偿为双边滞留人员撤离提供相应便利和帮助;双方辟建了布拉戈维申斯克—黑河医疗防疫物资绿色通道,实现急需医疗物资自俄罗斯进口至中国。

在ICU里,刘智明的身份变了,可救死扶伤的使命和担当却没有放下。在病房里他不停地接打电话、回复微信,一会儿问病人收进来了没有,一会儿问院内感染防控做到位了没有。同事提醒他要好好休息,他却说:“我是院长啊,我丢不下!”并让大家不要过多关注自己的病情,等他康复出院,再与大家一起并肩作战。

刘智明兼任湖北中医药大学和江汉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2013年曾被武昌区委区政府授予“武昌英才”荣誉称号、2014年获“武汉市人民政府博士资助”人选、2015年获武汉市“十百千人才工程”人选。

疫情期间,黑河海关对入境运输工具实施登临检疫,对入境人员100%核验健康申明卡、100%实施体温监测,100%开展流行病学调查。3月23日,黑河口岸对从境外回中国的旅客实施全流程健康监测和管理服务,实现“闭环管控”,严防境外疫情输入。

不眠不休的三天,刘智明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武昌医院是综合性医院,短时间内按照传染病医院要求改建,难度极大。增加床位、调配医务人员、解决物资,每一件事都需要刘智明协调。而此时的刘智明已经住进了本院的ICU。1月24日,他的CT结果显示,肺部严重感染,随后的核酸结果确诊为阳性。

“刘院长在病房时,我们几个人约着去看他,跟他一起合影,护士长还在他手上写了加油,他把拳头握得紧紧说自己会加油,会好起来的。”

江苏媒体《现代快报》20日也通过视频《最好的告慰:我们终将胜利!》祭奠刘智明: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危难时刻,他们披上白色战袍,用职责和使命,为我们筑起生命防线。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前路艰险,他们用仁心之爱,毅然逆行。我们用最崇高的敬意。记住这些守护我们的天使。为战士助力,共同期待,春暖花开。每一个减少的数字,都是对逝者最好的告慰,我们期待数字归零的那一天,我们必将胜利!我们终将胜利!

世卫组织对刘智明院长的逝世表示哀悼。

更多普通的民众以各种纪念方式寄托对刘智明的哀思。

刘智明的妻子蔡利萍,是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病区的护士长。丈夫感染后,她曾想过赶过去照顾病重的丈夫,然而,刘智明每次的回答都是“不要”。他心里明白,妻子也在一线,把她留在岗位上,会给更多的人带来生的希望。

即便作为重症患者、身处ICU病房,刘智明也还是放不下院里的工作,常常进行“远程安排”。而这一切在武昌医院党政办主任李秀荣看来,只是院长一贯的作风。李秀荣讲述:“他经常是吃住在医院,就睡在办公室。抗击疫情以来,他一直坚持到一线去参加指导临床的工作。他的办公室非常小,能摆下的沙发也很窄,你知道他是一个1米8的大个子……现在有的时候路过他办公室,(哭泣)感觉他仍然在办公室坐着……”

“我是院长啊,我丢不下!”

当日,黑河口岸防护措施全面升级,第一班入境的16人全部由黑河市爱辉区防疫指挥部防疫组就地集中隔离。截至3月23日,黑河口岸旅检口岸临时客运走廊共验放出入境旅客5800多人,交通运输工具4400多辆。(完)

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栏目在2月21日刊发6分钟专题报道《医魂犹在矢志明:追忆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记录了一个片段。

他也成为官方公布的第8位在抗疫前线殉职的医护人员。而在早前的2月14日,国家卫健委曾报告,医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1716例,以身殉职6人。

“温暖、亲切”是同事对刘智明院长的评价,也可以从人民日报客户端20日晚间刊发的视频报道《泪目!生前同事哽咽悼念刘智明院长》之中得到印证。

敬爱的刘院长,您太累了

疫情之下,这位众人口中风度儒雅、待人谦和的院长,与大家告别得太过匆忙。除了为医院发展长期倾注大量心血之外,刘智明对患者的牵挂也没有分“院内院外”。优越的学历背景,敬业的职业精神,高大帅气的外表,刘智明几乎满足了所有人对“医者仁心”的所有想象。而他的以身殉职,也成为他自己对这四个字做出的最后的、坚定的回答。

武昌医院副院长黄国付,从疫情暴发之初也一直奋战在抗“疫”一线,刘智明领回“要把医院改为定点医院”的任务时,他就在场。黄国付介绍:“1月21日下午的4点接到指令以后,当天下午6点,就完成发热门诊改造,正式接诊患者。”黄国付说,从接收转运病人到改造医院病区,再到多方筹措医疗物资……1月21日至23日的三天时间里,刘智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1月24日,在本该属于团圆的除夕夜,刘智明因病情加重,被转入武昌医院重症监护室(ICU)。此时的蔡利萍也已经提前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只能透过视频电话了解丈夫的病况。

一头是躺在ICU里的丈夫,一头是同样被新冠肺炎折磨的患者,有几次,她狠下心,想放下手里的工作去陪护,但都被刘智明拒绝了。2月14日,刘智明从武昌医院转入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后,开始接受插管治疗。2月17日上午,医院给他上了ECMO(俗称“人工肺”)急救,一天后,他终因抢救无效离世。

武汉市第三医院另一位刘智明的前同事回忆道:“您是我的第一个领导,第一印象高大,好帅,专业,权威,严肃时很吓人,笑起来却又像家人一样温暖!”“敬爱的刘院长,您太累了,休息一下歇一下吧,一路走好!”

澎湃新闻2月20日晚间还运用新媒体手段刊发短视频《120秒感恩致敬|前所未有的出征,生命相托的使命》致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白衣天使们不畏艰险恪尽职守,用青春、用勇敢、用医术、用生命,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医者仁心,磅礴大爱,澎湃致敬!

俄罗斯阿穆尔州经济发展与对外联络部第一副部长吉列耶娃表示:“疫情初期,我们就与中方建立了24小时工作机制。中方及时回复问题,提供重要疫情信息,协助我们先后组织1300名俄公民过境回国。同时,我们顺利达成开通货检通道协议,维持了边境地区经济;还在医疗用品运输、支援方面进行了合作。”

黑河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民警在工作中 刘松 摄

当天,刘智明测过两次体温,一次是三十六度八,一次是三十七度。下午,他打电话告诉告诉妻子,自己走路气喘,疑似感染,已经在武昌医院接受治疗。次日,刘智明确诊。据湖北省卫健委通报,1月23日,武汉市新增确诊病例70例,累计确诊495例。

“刘智明,以及3万多名与他并肩战斗的医护人员,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专业,用自己的无畏,从疫魔手中抢回了一个又一个宝贵的生命。向在抗疫中牺牲的英雄们致敬!向仍然坚守在抗疫一线的英雄们致敬!”正如新华网的文章所说,尊重和关爱医护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老百姓对于医生的评价,可以用“悬壶济世”,也可以用“医者仁心”,而刘智明几乎满足了所有人对“医者仁心”的想象。

在生命最后的这段日子里,刘智明仍然带领全院医务人员奋战在抗疫前线,夜以继日,不眠不休。世卫组织总干事说,“他的去世是巨大的损失”。

他是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神经外科学科带头人。2月18日上午10时58分,这位坚守新冠病毒抗疫一线的白衣战士停止了心跳。

2月14日,刘智明病情突然恶化,被转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进行抢救,直到2月18日上午,抢救无效不幸离世。斯人已逝,在刘智明所带领的武昌医院收治的900多名新冠肺炎患者中,截至目前,已有400多名重症患者治愈出院。